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新京报讯(记者 戴轩)“去医院上厕所,闻着味儿就能找见”——这句话常常被用来调侃医院的厕所环境。北京集中了大量优质医疗资源,每年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就医,厕所环境与患者的就医体验息息相关。

 

今年3月底,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关于开展医疗卫生机构厕所整洁专项行动的通知》,提出今年底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的厕所全面达到干净、卫生和整洁。到2020年底,卫生厕所基本实现全覆盖,并建立较为完善的长效管理机制。

 

政策落地一月有余,北京医院的厕所卫生现状如何?近日,记者前往北京11家医院进行现场探访。其中既有大型三甲综合医院,也包括专科特色医院和私立医院,如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友谊医院、北京安贞医院、北京宣武医院、北京佑安医院等。

 

总体来看,医院对厕所环境较为重视,设有专门保洁人员进行维护,没有散发出强烈异味,“闻味寻厕”的现象基本消失。

 

但由于人流量大,一些厕所的清理仍不够及时,有时让人无从下脚。情况最糟的是无障碍设施,马桶破损严重,无盖、无马桶圈、功能障碍的情况较普遍,在一些医院,设有马桶的无障碍设施间还沦为了杂物间。

 

值得注意的是,违法吸烟行为在医院并未绝迹,一家妇产医院的卫生间出现了未被冲掉的烟头。北京市控烟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接到医院相关的控烟投诉中,妇产医院、儿童医院较多,陪诊家属应该对二手烟的危害引起重视。

 

今年4月16日,北京安贞医院门诊楼厕所外,一名女士在用微信扫码取纸。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探访1 清洁度

个别医院厕所垃圾桶爆满 蹲位外污渍斑斑


记者看到,为了确保厕所环境,很多医院建立了专门的管理制度,对保洁员的保洁范围、标准、时间进行规定。在北京友谊医院、北京佑安医院、北京安贞医院的卫生间内,都张贴相应的文件与记录表。如佑安医院的公厕卫生管理制度规定,卫生间应该干净、无污迹、无乱写乱画乱贴,保洁员要实时保洁。一旁还贴有巡视检查表,每俩小时对地面、墙壁、便池、异味等进行一次检查。

 

4月16日,北京安贞医院门诊楼男厕所的墙上,贴有保洁员的保洁时间记录。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实地体验中,大部分医院卫生间都较为洁净,地面干净、干燥,没有明显异味。在北京安贞医院、北京友谊医院等医院,保洁员随时待命,基本上市民如厕后,就会有人进行清扫。


4月16日,北京安贞医院门诊楼男厕所内,保洁员在清洁地面。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不过,也有一些卫生间清扫不够及时,一些卫生间内垃圾桶已经爆满,用过的纸张扔到了外面,蹲便间内污迹斑斑、洗手台上残留水迹,记者原地停留二十多分钟,都不见人前来打扫。

 

市民们的如厕素养也有待提升。在丰台区妇幼保健院,除了正常尺寸的蹲便,还有专门给小孩设置的小型蹲位。虽然张贴了标识,但一些市民不愿等待,使用儿童蹲位后,周围留下了污渍,踩出黑色的脚印。协和医院儿科诊区的卫生间中特意张贴告示,提醒成年人不要使用儿童厕所。

 

小广告也是医院厕所“一景”。记者探访过程发现,大多数医院的厕所门板都用油性马克笔写着开假条、挂号的小广告,有的明显被保洁员擦拭过,但字迹未能完全清理掉。


探访2 如厕用具

部分马桶损坏严重 无障碍设施间成杂物间

 

考虑到部分行动不便患者的需求,大多医院都在卫生间中安装了马桶。协和、友谊、安贞、妇产医院等设置了专门的无障碍设施间,配上便于借力的扶手,安贞医院还在其中配置应急按钮,患者如遇紧急情况,伸手就能求救。

 

不过,马桶也是“受虐”最多的设备。记者在广安门中医院等多家医院看见,一些马桶失去了马桶盖,有的连马桶圈都没有,功能受损也很普遍。回民医院门诊楼三层的无障碍设施间中,马桶看起来完好无损,但是出水按钮下陷,无法冲水清洁。丰台区妇幼保健院一层的坐便间贴出告示称“马桶堵了,不能大便。”

 

除了缺损,马桶的卫生情况同样堪忧。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如果万不得已用马桶,自己绝不会坐上去,而是半蹲着解决。还有的市民甚至选择踩着马桶边缘如厕。记者在不少医院坐便间看到,马桶的边缘残留着排泄物、被液体沾着的纸张、脚印,遇到这种情景,之后的使用者也只能“破罐子破摔”,更粗暴地使用。

 

因此,一些坐便间的使用率并不高。整个探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但凡蹲便有空位,就不会有人主动使用坐便间,哪怕蹲便“满员”,一些市民也宁愿排队等待。或许因为如此,一些医院的坐便间和无障碍设施间沦为杂物间。如丰台区妇幼保健院,坐便间本就没门,马桶旁堆满箱子、保洁工具,在二层厕所,保洁员更是把马桶当作置物台使用。协和医院的部分无障碍设施间里,记者还发现有墩布挂在洗手台边的扶手上,一部分墩布片垂到了洗手台中。


探访3 辅助设施

不少感应式水龙头坏损 烘干机使用感差


一些市民认为,卫生间本就是细菌集中的地方,去医院上厕所,更是“能不碰里面的东西就尽量不碰。”感应式水龙头能减少市民与设备接触,但探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医院卫生间里的感应式水龙头已经失灵。

 

丰台区妇幼保健院一层女厕共有三个水龙头,其中两个是感应式的,均不能出水。北京佑安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医院的洗手间也出现部分水龙头失效的情况。还有一些使用感不佳,如北京安贞医院门诊二楼无障碍间的感应式水龙头,出水时间只有一秒钟左右,其他医院也有发现诸如水流太大、不易出水、容易外溅等情况。

 

与此类似的情况是,一些医院厕所的烘干机也无法使用,如北京佑安医院、北京宣武医院;部分医院烘干机使用感差,如安定门中医院,手离远了只持续一两秒,离近了热风烫人;北京妇产医院西院区烘干机感应弱,离得十分近才能出风。


4月16日,北京妇产医院西院区,门诊楼男厕所里,纸盒内没有纸。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探访4 人性化设计

有的厕所隔间太小 置物架高过肩膀


考虑到就医患者取尿便标本、挂输液设备等需求,医院厕所在人性化设计上更花了一些心思。大部分医院都配备标本台、挂钩,佑安医院的标本台还有镂空设计,能更方便收纳试管;协和医院、友谊医院、妇产医院的卫生间中均设置扶手,便于腿脚不便的患者借力。

 

不过,还有一些医院的人性化设施安装不够完全。在广安门中医院,记者见到不少腿脚不便或拄拐的老人就诊,但厕所中没有安装扶手,一位来如厕的老人说,自己腿疼,要撑着门板助力才能下蹲。丰台妇幼保健院平常要接诊许多孕妇,但卫生间也没有安装扶手。宣武医院门诊楼一楼,卫生间空间有限,没有专门的洗手台,只有用来洗拖把的水池和水龙头,一些患者如厕后只能放弃洗手。

 

卫生间及设备设计不合理也是一个问题。佑安医院一些厕所隔间中,标本台、置物架设在患者身后,患者取完尿便标本,需大幅扭身才能够到,而且有的置物架高度在记者面部上下,不便于放置物品;有的隔间太小,马桶离门只有十厘米左右的距离,垃圾桶挨着马桶,难以下蹲。记者还发现,门诊楼斜对面的卫生间,男厕的小便池紧挨着入口,没有隔板,站在门外也能看见。

 

关注

四周张贴禁烟标识 仍有人在医院洗手间抽烟


相较其他公共场所,医院集中了更多身体虚弱或处于特殊生理时期的人群,违法吸烟行为造成的不良影响也更严重。

 

记者探访发现,几乎所有医院都在卫生间醒目处贴上了禁烟标识,提醒市民注意控烟。开阳中医院女厕窗户上,张贴了一张语气强烈的公告:“此处禁止吸烟!发现吸烟罚款200元!发现1个烟头病区全体医护罚款200元!”北京协和医院将控烟列入卫生间保洁员巡视清洁记录中,明确保洁员要定期填写“吸烟劝诫人次”和“戒烟宣传次数”,门诊3楼女厕的一张记录表显示,一位保洁员中午曾进行了一次戒烟宣传。

 

不过,违法吸烟行为并未绝迹。在北京妇产医院西院区门诊大楼,与记者同行的一位男同事就在一楼男厕发现了一截没被冲掉的烟头。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介绍,北京市控烟条例实行之初,卫生部门为防止“灯下黑”,就对医院吸烟行为进行了一次自查,通报了十几家医院,要求整改,从那以后,医疗机构内违法吸烟情况明显下降,成为了控烟较成功的公共场所之一,但仍会接到市民投诉。

 

从举报情况来看,卫生间由于不能安装监控、无法频繁巡视,是医院控烟死角,其中,妇产医院和儿童医院被投诉得最多。

 

“产妇去检查,陪同的家属在外面等待,可能就去厕所吸烟。另一方面,这两类医院,患者对二手烟的危害更加敏感,维权意识更强,主动投诉的人也会更多。”张建枢称,为遏制院内吸烟现象,协会曾给一些医院提供语音提示器,借助红外感应功能,在有人进入时播报控烟提醒。“患者和陪诊家属应该提高意识,对自己和他人的健康负责。”张建枢表示。

 

新京报记者 戴轩 协作记者 王嘉宁

编辑 张畅 樊一婧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