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

5月14日,在上海举行的“国际汽车动力总成应用技术研讨会上”上,盖世汽车网采访了苏州明志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林龙先生。他与大家分享了汽车铸造业在中国的应用前景,以及明志科技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

盖世汽车网:请简单介绍下公司的主营业务,以及你们的竞争优势。

杨林龙:苏州明志科技有限公司(明志科技)创建于2003年,目前拥有两个子公司,苏州工业园区明志铸造装备有限公司(明志装备)和苏州明志铸造有限公司(明志铸造)。明志装备主要从事制芯工程设备、铝合金铸造工程设备及模具设计开发及制造;明志铸造主要从事铝合金铸件开发和生产。

明志科技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我们的研发团队技术覆盖领域比较齐全,公司拥有80多名经验丰富的设计开发人员,从专业上,涉及的有铸造工艺、金属材料、非金属材料、机械设计及制造、自动化控制、液压、机器人技术等技术领域。另一方面,除了个人技术水平高之外,公司注重团队协作,完成了铸件工艺开发、制芯中心设计开发及铸铝工程的开发等很多综合性项目。另外,我们对中国的国情非常了解,所以开发出的铸造装备及铸件工艺更加符合中国国情,这个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

综合来讲,我们的主营业务是提供铸造技术综合解决方案,如从铝合金复杂铸件的同步设计、快速样件开发、批产工艺及模具设计制造、专用铸造设备制造、铸件小批量生产、大批量生产供货,到为客户转移成熟工艺及装备,建设批量生产车间等交钥匙工程。这也是我们的主要竞争优势之一。

盖世汽车网:我们接触过不少零部件供应商或设备生产商经常引以为豪,称自己拥有许多先进的进口设备,而你们却以自己制造设备作为一个竞争优势?

杨林龙:这个问题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进口设备应该说在稳定性、可靠性、控制和外观上具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它并不了解中国的原辅材料的性能是怎么样的,中国操作工人专业技能水平是怎么样的。我可以举一个例子,中国的铸造原砂同国外的原砂性能差距很大,从导热性能到角形系数,所以中国在制芯设备设计的时候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因为铸造厂不可能到国外去进口原砂,否则就失去了它的成本优势。我们公司装备业务存在的价值之一是在中国的原辅材料、操作人员等国情下,对铸造装备进行针对性的功能提升,以满足国内铸造业的特殊要求。

另外,随着汽车工业及其它工业的不断发展,自主创新将越来越被重视。零部件新的结构、新的材料、新的工艺到最后需要新的装备来实现。随时能根据新的要求来开发及制造新的装备将是公司非产核心的竞争力之一,比买现成的进口设备更重要。

盖世汽车网:能详细地介绍下公司的研发情况吗?比如研发金额的产额占比等

杨林龙:我们每年投入的研发经费约占销售额的6%。目前,我们的基础研发主要集中在两块:一是铸造工艺的研发,另一个是新工艺开发完成后对铸造装备的开发。铸造工艺的研发主要包括工艺与铝合金材料、组织及性能的关系、精密组芯铸造工艺、环保型制芯工艺、典型汽车零部件的铸造工艺优化,如缸体缸盖等。铸造装备开发主要是针对新工艺突破后的新型设备开发,如工业机器人技术的应用、精密组芯铸造生产线、环保型制芯设备等。

盖世汽车网:明志科技最近三年的业务增长情况怎么样?

杨林龙:我们也不图快速的增长,因为我们以技术作为竞争优势的公司,而技术跟一个人的成长是一样的,十岁的小孩你让他学大学的东西也不现实,我们追求的是稳步持续的发展。

近三年市场销售每年大概有20%-30%的递增,但这并非我们现在所看重的,保证公司能持续输出较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和服务才是我们关注的。当然, 每一种新的技术出来都有一段客户认可的过程,我们这三年就处在这样一个平台段。通过这三年的实验摸索,我们的工艺技术已经趋于成熟定型,好多瓶颈全部解决掉了。接下来将重点推向市场,希望能为改良中国铸造目前的情况做出一分努力。

盖世汽车网:目前公司的主要客户有哪些? 分布情况如何?

杨林龙:铸造装备方面,公司已生产了几百台套高质量的制芯设备和铸造模具,客户包括潍柴动力、玉柴股份、重汽集团、一汽集团、二汽集团、上汽集团、奇瑞汽车、比亚迪汽车、一拖集团、勤美达等国内知名企业;承接了扬动股份有限公司制芯车间的交钥匙工程、无锡鹰普冷芯盒壳型铸造线项目、玉柴缸体制芯中心项目等国内首创的综合创新项目。

铝合金铸件方面,公司主要客户有美国西屋、福斯、德国ZF、福伊特、克诺尔云内动力、一汽轿车等。产品出口和内销比例大概50%对50%。

盖世汽车网:今天研讨会的主题之一就是车身轻量化。轻量化除了材料的轻量化是否还可以通过其它的一些技术手段可以实现吗?明志是否有做这个工作?

杨林龙:轻量化主要分两块:一块是材料的改性,比如从铁变成铝;另一块就是工艺技术的一个发展。这三年我们摸索的一项精密组芯铸造技术就可以带来轻量化。通过精密组芯造型技术可以提高铸件精度,目前国内的精度水平是CT8级,而我们可以做到CT6级,提高了两个等级。CT6级的水平可以使铸造公差变得很小。设计人员也可以大幅降低它的安全系数。比如也就是本来6毫米厚度的壁厚,我可以完全设计成4.2或者4.5毫米厚度的壁厚。在这个上面,可实现10-15%的轻量化。这也是非常可贵的改进。另外通过工艺、材料的改进,提高材料的性能,用更轻薄的结构到达相同的零件性能。轻量化、绿色铸造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理想。

盖世汽车网:除了铝之外,目前是否还有其它材料从技术角度来说可以去替换钢铁,实现车辆的轻量化?

杨林龙:事实上,单就铝本身来看它仍有还有很多改进空间。如进一步提高其比强度,在微观组织上去深入研究一定会有良好的收获。但铸铁材料也可以实现轻量化,如——薄壁高强高韧铸铁发动机缸体,不一定比铸铝缸体重。但这需要改进铸铁材料技术与精密组芯铸造技术一起来完成的一个工艺技术。我认为以后轻量化将向两个方向发展:一块是新材料,如铝、镁合金的复合缸体。另一块就是工艺手段的改进,如现有铸铁材料的改进,从材料性能及提高材料的利用率方面的改进。

盖世汽车网:你如何看待国内铸造行业的发展趋势?

杨林龙:铸造本身是一种基础的、技术性也是比较强的行业。我们认为,我国铸造业持续发展首先必须要减轻对环境的污染问题,这是我觉得铸造的第一个方向。第二个就是说铸造肯定是往精密化方向来发展的(工艺及材料),最后一个就是,铸造将向复合材料的方向发展。一个企业如果不往这三个方面发展,那么它的生命力是非常弱的。